您的位置: 江苏信息网 > 游戏

大世尊 第25章你来我往(求推荐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4:45:48

大世尊 第25章你来我往(求推荐)

“少爷这苍啸神功的火候,当真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大圆满之境,距离先天极境应该也只有一步之遥,怕是连蛇卫的谢大统领都要逊他半筹了。”

一处庄园,捧着厚厚的一叠资料,商护法正大步走进后花园,突地,他的身影一顿,目光也一下收缩。

花园正中,一个青衣之人正在吐气纳息,在商护法眼中,这人鼻吸口呼间,竟是有一条灵蛇状的白练,伸缩不停地自其中探出,伸时将体内的死气吐出,缩时则纳入了外界的生气,这正是上层的吐纳功法,而且还已练到了极致。

商护法的眼中流出了一道羡色,不过多的则是崇敬,没有立即上去打扰,他静静地恭候到了一侧。

“商叔,让你久等了。”

半盏茶左右的时间,白练自鼻中缩回,青衣之人终于吐纳圆满,收功之后,他又微笑着朝商护法致歉了一声。

“属下也是刚到,其实是属下打扰到少爷了。”商护法连忙摇头,作出了一副诚惶状。

见此,青衣之人不禁哑然一笑:“好了好了,这里没有外人,我们之间就不用如此了。”

说着,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商护法手上的那叠资料,一抹异色自眼瞳深处一闪而过:“东西都准备好了?”

青衣之人正是谢安东,不过和人前那忠厚形象不一样,此刻的他,有着一种沉稳如山的浑然气势,仿佛一切尽在股掌之间。

“已经部备好,都出自蛇卫那边,有的是给少爷立威用的,有的则还没有部查清。”商护法的面上也浮起了一道怪异之笑,“少爷你先看一看,再决定开始的时间吧。”

官上任三把火。

谢安东带着商护法入主木院,若是不弄出一些事情,如何能镇得住下面的那些人。

这些资料,正是出自蛇卫,又由商护法亲自挑选而来,论是立威,还是布局,俱都轻重适宜,恰到好处。

却未接过资料,谢安东摆了摆手,淡然一笑道:“商叔,此次计划,名义上虽然以我为主,不过具体如何安排,还是由你来布置,你只需在适当的时候,向我汇报一下便行了。”

能被谢安东带来木院,这出自蛇卫的商护法自然是他的绝对心腹,事情交给商护法去办,谢安东绝对放心,而且,他也没那么多的时间,去一一安排,一一布置……齐雪已经先行一步了,他若不抓紧一些,两人之间的距离恐怕就越来越大了,他此行过来的主要目的,不过是以一贯的盛名,给谢家镇一下场,当然,顺便再处理一下某些事,某些人,也是不不可。

大致也能猜到谢大少的心思,并未推却,商护法恭声道:“少爷放心,属下知道该怎么去做,必定不会让您失望。”

谢安东颔首一笑:“好,不过有几个人,还需要你多关照一些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嘿,那二世祖看起来老老实实,暗地里还真是够阴险的,这些资料看起来很真实,谁知道却真中有假,还好老陶你心眼多,要不这次就要着了他的道了。”

上安码头。

一棍横扫,将两个拒捕之人同时击杀,常天顺大嘴一咧,嘿地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
“凭据的话,就不要多说了,也许那边也只是收到线报,所以才让我们来调查了看看。”只是两个杂鱼一般的外门弟子,陶德一双臂抱胸,冷着一张脸,却并未出手。

“这还需要什么证据,木院是三小姐的木院,我们参加过那一战的,是二世祖的眼中钉,不是他阴我们,还能有谁?”

随手将镔铁长棍上的血迹擦掉,常天顺冷哼了一声。

来之前,他也想不到,商护法那边给下来的情报,竟然还存在着偏差,若是直接去做的话,必然会抓错人,甚至杀错人,还好与他同行的是陶德一。

“不要急着下结论,林青和田甜也有任务,等回去之后,看看他们是什么情况再说。”面上看不到表情变化,陶德一点了下头

大世尊  第25章你来我往(求推荐)

,就回身而去。

在他身后,常天顺牛眼一眯,一道异色一闪而过:“倒要看看会有谁敢背离三小姐而去……”

一声低不可闻的嘟囔,大步一跨,他很就追上了陶德一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临山镇,一座酒楼的包房中。

林青和田甜正临而坐,在悠闲地用着酒菜,不时便笑谈几声。

这时,门外突地响起了一道敲门之声。

目光相对,不约而同,两人嘴角都微微一弯。

“进来。”田甜淡淡说道。

话音落下,一个身穿蓝衣的青年走进来了,又立即将房门关了起来,并欠了欠身,说道:“属下见过林执事,见过田师姐。”

“可是有结果了?”林青淡笑点头。

“执事明见,经过属下三人的细致调查,我们在矿区那边又发现了一些线索,现在已经可以基本排除原先两个目标的嫌疑了。”蓝衣青年的脸上带着一些欣喜。

“很好。”林青眼睛一亮,像是也很高兴,“你们三人立即返回木院,将这一好消息汇报给商护法和谢掌座,并请他们下达进一步的指示。”

声音一出,蓝衣弟子的眼神不由一愣……现在返回木院汇报?这一来一回,恐怕都要有半月时间了。

“执事……”带着一些迟疑,蓝衣弟子的目光看向了林青。

“去吧,谢掌座刚刚上任,我们要尊重他的意见,”没有待蓝衣弟子开口,林青淡淡一笑。

“是,属下这就回去请示。”

接连两次下令,哪怕还有疑惑,蓝衣弟子也只能收在心里。

再次朝林青二人行了一礼后,他便躬身退了出去,并顺手关上了房门。

“我们这边是这样,天顺和德一那边想必也差不多,不过有德一在,他们应该也出不了岔子。”屋内,田甜温腻的声音响起来了,“你说他这是有意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,还是?”

“以那位平日的行径来看,不像是沉不住气之人,这次试探,多半不是由他亲自安排,应该是老商所为,不管怎么说,我们也算是助齐护法一臂之力,坏了那位的好事,那边会有所针对,也在常理之中。”

林青沉吟了一下,微微一笑,但面色却并不轻松:“那位后面站着谢家,谢家既然插手到了执法堂,必然不会轻易退出,单靠我们这些人,是很难与他们直接对抗的,而且,此时他才初入木院,若真直接与他对抗,反而会给那边借口,向木院之中增调人手。

所以,我们暂时只能先拖着他,既不与他翻脸,也不让他顺心,如果有任务下来,那就拖着,以要细致调查清楚为由,好好地拖着他。”

拖!既可以磨对面的耐心,让他们自己出错,也可以争取时间……别人也许不在乎什么时间,但林青在乎,他已经摸到大成之境的门槛了,他需要的就是时间,稳定的时间!

美眸一眯,田甜沉吟了一会,说道:“谢家能查到的东西,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,我们若是一直拖着,进而来不及完成所发下的任务的话,他会否有借口,往木院里面增派人手?”

谢安东初入木院,林青等人不好直接与他对着干,同样他也不好随意换人,但是,如果任务太多,而人手不足,他就未必需要换人,完可以增派!

“没这么简单。”林青却笑着摇了摇头,“执法堂不是仅仅只有木院,木院也不可能包揽所有任务,我们来不及完成,其他人完可以协助,而且,简堂主怎么说也是齐家之人,他又岂会让谢家如此称心如意。

所以,暂时来说,他们应该只会在我们内部动手,只有踢掉我们中间的某些人,或者笼络住一批人,他才有真正掌握住木院的希望。”

会被踢掉的,必然是自身有漏洞,而会被笼络的……田甜嘴角又习惯性地浮起了一道甜笑。

这时,林青起身了:“算算时间,我们差不多能有半个月的空闲,这段时间,我有一些私事要去处理一下,等时间差不多,我们再在这里会合。”

自是不会阻拦,田甜温婉一笑,道:“也好,我也正要去拜访一下几个朋友。”

当下两人约好再会之期后,便各自分手而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这两人倒是个滑头。”

数日后,收到蓝衣弟子的汇报,商护法心中冷哼一声,很便将一切汇报到了谢大少之处。

“倒是有些意思,不过他们要拖,其实也是在心虚。”谢安东面带微笑道,“这样,这次任务结束之后,你多下几个任务,将他们分散开来,让他们必须事事要亲为,再盯紧一些,好好催促催促……呵呵,相信有些人必定会安稳不下去。

还有,对那几个目标,则好好地安排一下,将一切东西都掌握在我们手中,得靠过来之后,还被齐家清洗掉……至少短时间之内,不能让他们被清洗掉。”

谢大少每说一句话,商护法都在聆听和沉思,好一阵之后,等大致弄清了他的意思,商护法方才恭声应是:“属下这就去安排。”

说着,他便退出了后花园。

目送商护法离去,谢安东面上的微笑也渐渐散去,眼睛中,又有一道若有所思之色徐徐流转而出:“就看你的心,是否真如爷爷所说一般了,如果真是如此,那事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……不过,会被爷爷看中,若有机会的话,倒是要好好衡量衡量。”

浙江治疗龟头炎费用
三门峡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枣庄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可以用医保吗
济南名韩植发医院在哪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