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江苏信息网 > 历史

【木马】我的老婆我做主(微型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59:00

“日妈的,咋啦?我的老婆我做主!”遛狗喝得醉醺醺得叫嚷着,对妇联主任马赛花说,“打她咋的?打死都由我呢。”
马赛花气的浑身的肥肉都颤动起来:“你就是个猪!老婆是用来爱的是用来发酒疯的?你老婆,他也是咱村的妇女,就归我管。我告诉你,打人是违法的。我收拾不了你,还有派出所、公安局和法院呢。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这爱打婆娘的二球货!”
遛狗才不管这些呢,又对着瓶子吹了一口马尿,一个趔趄栽了过去,把正在窝里打盹的狗吓得蹿了,他倒是趴在了狗窝里,流着涎水,睡了个香。马赛花一看这球式胎子,一跺脚,肥嘟嘟的屁股和大奶一抖,扭身走了。遛狗手里的酒瓶子掉在地上里面的酒从瓶口淌出来,直到滴得不能再滴了,才停了下来。
马赛花也算是给爱香出了气。尽管被这二球货打得胳膊还疼得抬不起来,但毕竟是自己的男人,在马赛花走后,爱香还是想着把他扶到炕上去。
“妮子,来帮忙把你爸搀回去。”爱香朝在屋子里写作业的女子喊道。半天都没有动静,气得她又骂起了娃来:“你个死女子,听到没有?”
妮子出来看了一眼,转身要回屋。
爱香加重了语气说:“他是你爸!”
“他是酒疯子!”妮子喊完转身回去了。
爱香把遛狗抱起来,慢慢转到背上,压得她差点摔倒,但还是抓住墙起来,把遛狗背了回去,放在炕上。然后去灶房烧了一碗浆水,一口一口灌进这张老灌马尿的嘴里。灌完把碗放在炕边,看着这二球货睡得香甜,爱香伤心的揉着自己疼痛的胳膊流下了泪水。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二球货咋会变成这个样子,真恨自己瞎了眼,当年提亲的人那么多,就看上这二球货了。
正想着呢,遛狗翻了个身,把手搭在爱香的腿上,爱香气得把手掰开甩到一边。这一甩倒把遛狗甩醒了。遛狗睁开眼看看爱香:“你咋了,干球事没得淌啥眼泪?我又没死!”
“你死了才好呢,省得我妈整天挨打。”妮子跑进来说:“你看你都不嫌丢人,整天发酒疯,在外边丢人现眼,回了家就拿我妈发疯,成啥样子了?”
“你个死女子,敢说你爸!”遛狗用手指着妮子,“你是我爸?你是酒疯子!你知道吗,你发一次酒疯,同学们就笑话我一回,有你这样的爸都羞死了!”妮子说完转身出去了。爱香也跟着出去劝娃了。遛狗呆呆的坐在炕上半天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遛狗失踪了。爱香找遍了所有的亲戚家,都没有找到遛狗。爱香和妮子在家苦撑着。没有了酒疯子爸的干扰影响,妮子学习很上进,在初中一直保持全级前三名。在中考里取得全市前一百名,本县第一的好成绩。大红的喜报送到家门口,学校还给妮子三千元奖学金爱香别提多高兴了,苦总算没有白受。只是不见了遛狗,心里总有些缺憾。
村里的左邻右舍都来上门道贺,凳子借了七八家,满院子的人才坐下。肥屁股大 的妇联主任马赛花的高音喇叭响得把树上的鸟儿都惊飞了。爱香只好让邻居的虎娃开着摩的拉了半车花皮的大西瓜,才把马赛花的堵住了。
正吃着西瓜,一辆小轿车停在了门口。遛狗光光鲜鲜的从车里下来了。马赛花眼尖,喊了出来:
“遛狗,这些年你死哪儿去了?这车和衣服是偷的吧?”
“马主任,你咋还这样看我呢?我遛狗可不是以前的遛狗了,如今改邪归正了。”
“这几年在哪儿发酒疯去了吧。看看人家爱香把这家弄得,咱妮子得状元了。你这一回来,不会又把家搅得不安宁吧?”
“向你保证,不会了。当年你和娃把我骂灵醒了,我发誓跑出去不混个人样就不回来见她们。这几年跟我同学混了几年,还不错。估摸着咱妮子大了,这就回来看看。”
“该不会再欺负爱香了吧?”
“还是那句话,我的老婆我做主,只是以后不敢打了,只有爱了!”
“好,咱的遛狗不遛了!”人们鼓起掌来。
爱香和妮子娘俩抱在一起会心的笑了……





共 14 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中的故事,情节很是生动,不过,这些构思完全是作者的推理,构不成现实的警示,其实,我们现实生活中,很多事情,只有当事人才有发言权。本文作者,以一个家庭的环境来铺设自己所感所想,企图达到自己的意图,这种精神可嘉,但是,文学创作,毕竟是一门艺术的虚构,它跟我们现实是生活,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!问好!【木马社团编辑:上天入地】冠心病的注意事项
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
宝宝不消化吃什么
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